教育培训机构频出事,家长如何维权?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编辑:牛丰田 发布时间:2019-05-15

“巨人时代的人都跑了好几年了,群里也没人把学费要回来。”

北京市朝阳区的李文在一个100多人的维权圈里抱怨。她觉得要回学费的希望非常渺小。

2017年11月,李文想通过自考成为一名本科生。她想过可能会遇到通过不了考试等困难,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刚全额交完1.88万元费用后,巨人时代的负责人就跑路了。

李文口中的巨人时代是北京巨人时代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简称。工商资料显示,2001年该公司注册成立,目前处于监控状态。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了解到,巨人时代主要是以自学考试为主要培训内容,数名学员称在巨人时代负责人跑路后维权无门。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跑路事件频发。除了巨人时代,还有“聚智堂”“疯狂钢琴”“星空琴行”等,甚至还有教育培训机构涉嫌欺诈。



多家教育机构负责人跑路

张涛也是巨人时代的受害者。与李文不同的是,张涛的付款方式引起了他对巨人时代非法经营的怀疑。

2016年7月,张涛与巨人时代签订合同,工作人员让张涛在某网络平台直接贷款。当时的学费是1.63万元,每月还款680元。

巨人时代负责人跑路,张涛不仅拿不到学位证书,还得将其在网络平台的贷款还清。张涛觉得巨人时代与网络平台有合作,自己可能是被骗进去的。

负责人跑路不仅仅发生在自考领域,近年还有K12教育(从学前到高中教育阶段的简称)、在线教育及留学等各个领域的教育机构也均有发生,甚至还有的宣告破产。“不同种类的培训机构收费周期不一样,账面现金的周期也会有不同,破产理由也不一样。”教育行业的一位投资人总结说。

该投资人告诉记者,今年3月上海莎翁教育公司(简称莎翁教育)也已经进入了破产清算流程。该教育机构总部设立在上海,主要是为幼儿园和小学儿童提供外教上门课程。业务遍及北京、深圳等城市。

事实上,莎翁教育的课时费并不低。有家长反映,40节课的4人班课程超过4万元,如此计算,每人平均每节课的费用超过1000元。莎翁教育宣布破产,外教被拖欠薪酬,多名学员的学费则难以退还。据南方都市报统计,受该事件影响的大概有上千名学员。

另有媒体报道,莎翁教育还被指涉嫌欺诈。多名家长反映莎翁教育在破产前低价兜售课程。因为低价促销,不少学员开始续课,新学员也参加了报名。而在促销过程中,莎翁教育也并未提及公司已经遭遇的经营困难。

在留学领域,自2019年3月以来,老牌留学中介机构“太傻留学”也深陷危机,学员的退款也毫无进展。刘丽2019年6月即将从厦门的一所大学毕业。从去年9月开始,她就一直通过“太傻留学”申请在美国的研究生。“一开始服务中断了,不久后公司说要破产了,太傻还通知我可以申请退款。该交的退款材料都交了,但却没有任何回应。钱的问题是一方面,还耽误我的留学申请,现在真的有些心力交瘁。”刘丽说,并称“已经向‘太傻留学’预付了超过10万元的费用”。



“套路”与难讨的学费

投资教育是不少家长、学生的选择。刘丽的父母属于工薪阶层,出国留学的费用都是父母的血汗钱。刘丽告诉记者,交给“太傻留学”的10万余元几乎是其母亲一年的收入。

一位留学培训机构的从业人士告诉记者,“太傻留学”是留学机构中最早做培训服务的,很多学生选择“太傻留学”主要是看中其品牌。

记者注意到,教育领域是目前经济形势中的火热投资领域。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仅K12教育行业市场规模约突破5000亿元。但上述教育投资者告诉记者,即便投资规模扩大,但是中小企业很难获得投资,另外一些老牌机构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另外,中国消费者协会投诉部谢龙也曾公开表示,不仅仅是教育机构,很多互联网公司等中小企业都出现了资金困难、破产跑路的问题。一旦教育培训机构出现经营问题,多数都涉及用户预付学费无法退回的情况。

记者发现,一些教育机构在破产、跑路之前就有“套路”。如莎翁教育在破产前大量低价促销,在公司关门前捞一笔。而“博学教育”在学员交完钱后没有提供合同对应服务,消费者的退款请求无法满足。

“教育消费的模式实际上是预付消费。它指的是,消费者一次性预支费用,经营者分次提供商品或服务,即‘一次付款,多次消费’的消费模式。”中国人民大学刘俊海教授告诉记者,除了教育领域,美容美发、健康养生等行业均存在预付消费的现象。

然而,预付消费却又是维权难点。2019年1月,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近几年来,预付式消费一直是维权热点,横跨众多行业,监管难、维权难,群体性消费投诉多发。

中国消费者协会指出,其中一个主要问题是,办卡容易退卡难,教育机构通常设置不得退卡或退卡收取高额违约金等格式条款,一旦产生纠纷,经营者以此为理由,拒绝履行相应义务。



家长该如何维权?

“我想要维权,不想不了了之。”刘丽在一个月前填写了“太傻留学”的申请单,但是却无任何回应。该机构“老师”的电话再也找不到,甚至自己的微信也被“太傻留学”拉黑。

张涛对于维权的态度却很消极。在巨人时代被曝出负责人携款跑路后,多名学员曾在巨人时代办公楼前维权,还有学员已经向警方报案登记。张涛说自己并没有去做笔录,就当是自己运气不好。

教育行业的投资者对于维权也是持怀疑态度。“教育机构跑路,学员家长维权普遍都比较困难。但是如果是破产,还要对公司进行资产清算,清算的程序比较长,能否拿到学费还要看公司的财务情况。”上述教育投资机构人员告诉记者。

刘俊海认为,消费者首先要树立理性的教育消费理念,要对该机构进行调查了解,另外还要明明白白看广告,认认真真签合同,各种承诺能写成书面的就写成书面,理解不了的可以签补充协议。如果发生了跑路或者破产的情况,消费者可以找消费者协会进行民间调解。如果消费者协会解决不了,可以直接拨打1235,要让市场监管部门进行行政调解。消费者协会调解、行政调解均未果,消费者可以直接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要旗帜鲜明地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另外,刘俊海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在线教育也成为家长选择的产品。在线教育的人数较多,有的在线教育机构甚至有数十万人。在线教育机构如果不能提供相应产品或服务,甚至发生跑路等事件,消费者可以发起公益诉讼。

刘俊海介绍,除了经营问题,教育机构还经常出现虚假宣传。保证学员能够通过某项考试,或者直接说分数提高多少,还有学校承诺学员能够进985学校。特别是一些教育机构还让学员深陷“套路贷”,从事集资诈骗,甚至还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学员一定要擦亮眼睛。

如何惩罚教育机构的不法行为?刘俊海称,要引入惩罚性机制。这对于制裁跑路的失信者,补偿受害者、激励维权者,整顿教育市场,教育社会公众具有重要作用。另外教育企业进入破产后,一定要确保让破产管理人找回属于破产企业的所有财产。由法院揭开公司面纱,让躲在公司背后的控制股东和破产企业对消费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