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数据说话 用数据管理 用数据决策 用数据创新 社会智慧治理的余杭实践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编辑:牛丰田 发布时间:2019-08-02

清晨,买菜回来的俞陈郑走到所住的杭州市余杭区昌运里小区门口,对着人脸识别系统刷脸,小区门自动打开。

吃完早饭,俞陈郑开车上班,出小区门时,智能车闸系统给他自动打开门的同时,他的身份及车牌信息也随即被输入,同时他的手机号也被手机探侦系统识别。

而这些信息,都汇入良渚派出所智慧系统,同时融入“杭州城市大脑余杭平台·社会治理”系统,也称余杭“城市大脑”。

余杭“城市大脑”是余杭区与阿里巴巴集团等高科技企业合作自主研发的国内首个社会治理智慧平台,运行一年多来,形成了“用数据说话、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决策、用数据创新”的智慧治理“余杭模式”,探索走出了一条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新路子。

2018年,余杭区刑事案件、火灾、交通事故、信访等社会治理主要指数同比下降幅度均在25%以上,平安考核排名从2014年、2015年的连续“不及格”跃至浙江省第9名,并摘得平安浙江建设最高奖“平安金鼎”。

社会治理难题引入智慧技术手段

俞陈郑所在的昌运里小区是余杭区良渚街道谢村村全征全拆的高层安置小区,住房1546套,出租的就有1030户。小区内外来人员多且流动快,小区消防、治安安全压力很大。

而这也是余杭区的特点,这个区320万人中外来人口有180万人,外来人口占比为浙江省最高。

“流动人口多、民营企业多、建筑工地多,信访存量大、交通流量大、风险变量大,这‘三多三大’使余杭区以往的平安建设、社会治理工作经常处于疲于应对状态。”余杭区委政法委负责人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

在杭州市委常委、余杭区委书记张振丰看来,当代社会已进入智慧社会,作为社会治理的主体力量,地方党委、政府应适应新形势、树立新理念,学会依托和运用智慧技术手段,预防和化解社会治理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矛盾、新风险。

2016年,杭州市启动“城市大脑”建设,这个旨在打通城市政府部门和企业的信息关卡,为智慧城市治理建设的共享数据大平台,让余杭区抓住了契机。该区利用阿里巴巴集团在辖区的优势条件,与其合作自主研发了“杭州城市大脑余杭平台·社会治理”项目,开始探索智慧治理之路。“杭州城市大脑余杭平台·社会治理”的整体架构为“一总十分”:以总平台为数据和事件中枢,以智慧综治、智慧矛调、智慧公安、智慧交警、智慧消防、智慧城管、智慧安监、智慧住建、智慧公交、欠薪预警等十大模块为应用支撑。

与之一同做出突破的是,余杭区委区政府打破以往的信息壁垒,将公安、法院、消防、人社、城管、电信等22个部门和单位的25套数据系统全部汇集到“杭州城市大脑余杭平台·社会治理”。而在以前,这些数据各自为阵,“老死不相往来”。

“我们也曾为其他地方做过类似平台,但余杭社会治理平台的数据融合是跨层级、跨部门、跨系统、跨业务,数据融合之广之深,为全国首创、前所未有。”阿里巴巴集团技术专家闵万里博士说,这大大降低了社会治理成本、提高了社会治理效率。

小区智慧治理融入“城市大脑”

2018年8月,俞陈郑所在的昌运里小区被作为智慧治理小区建设试点。“入住的时候,物业要求必须通过物业前台采录人脸、指纹及身份及车辆信息,进出小区一律靠‘刷脸’或指纹。”俞陈郑介绍。

这个小区一期、二期的四个出入口各单元和地下通道口都有全景人脸抓拍相机,当有人从公共区域进出单元时,都能留下视频和照片信息。

小区总共安装了210个摄像头,其中有47个摄像头专门朝天防止高空抛物,安装在每幢楼南北两侧的地面立杆上,距离单元楼10米左右,监控里只拍到每层楼的窗户和阳台,并不会拍到住户内部情况。“高空抛物监控”这一做法在杭州独一无二。

“我住进来后,从来没担心高空抛物的事,哪怕谁家扔了烟头,也逃不过这些摄像头。”俞陈郑笑着说。

昌运里小区智慧安防系统项目负责人是良渚街道派出所副所长宋泽锋,他告诉记者,有的独居老人,平时每天都会出入小区一次,如果连续几天没进出,民警就会上门了解情况;如果一户居民一天几十次异常进出小区,民警更是要提高警惕上门查看。“小区从2018年年底交付到现在,倒查17起高空抛物事件,火灾、入室侵财型案零发案。”

在俞陈郑看来,智能管理几乎在整个小区触目可及。电动车的智能充电桩具有烟雾报警、自动断电功能,每户出租房都安装智能烟感系统,每个楼道的配电箱都有自动监测、自动预警、自动断电功能,能让居民住得安全安心。

本社记者看到,小区每幢房屋的单元楼道处、每户出租房进门口都粘贴警务“二维码”。宋泽锋介绍说,这是警方信息智能动态采集模式。他用警务通手机扫一扫,立刻显示该居民楼或出租房内相关人员信息。“民警可实时拍照上传该楼或房内的各类安全隐患,信息采集能现场化、可视化,警务效率大大提升。流动人口登记率和准确率均100%。”

这些智慧安防系统所收集到的信息会实时传送到小区物业设备管理平台和社区安防云平台、街道管理平台,并融入余杭区“城市大脑”。

网上网下一体 多元协同治理

余杭区“城市大脑”建在余杭区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实时实景指挥调度系统大屏幕占据了整整一面墙,一个个被标注的小绿点对应着覆盖全区的网格员,每个人的名字、所在位置等基本信息都一目了然,屏幕上还不断闪现、翻滚着全区各地的视频和数据。

俞陈郑是谢村村党委委员、网格长。他告诉本社记者,村里有1名专职的网格员,要配备不少于20名的兼职网格员,兼职网格员由党员骨干、村(居)民代表、村民小组长、楼道长、“两代表一委员”、骨干平安志愿者等担任。

“网格员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采集数据、上报信息,如发现异常情况,就通过微信工作群和手机向上级汇报。”俞陈郑说。

余杭区委政法委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套指挥体系横向至区级职能部门,纵向覆盖区、镇街、村社、网格四级,与每个专职网格员可实时视频互通。数据和事件中枢目前已覆盖全区20个镇(街道),并将逐步推广至366个村(社区),形成“金字塔型”三级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今年初,余杭区在全省率先建起了区、镇街、村社三级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

“截至今年6月底,余杭‘城市大脑’已归集全区约300余万条人口数据、100余万条房屋地址数据、25万条企业数据、79万条事件数据,为社会治理一体化智能应用打下扎实基础。”该负责人表示。

余杭“城市大脑”能高效率地发挥作用,关键在于网上网下一体,多元协同治理,全区1590名专职网格员和3.6万余名兼职网格员、人民调解员、群团组织成员、行业专家等人力资源整合在一起,开展志愿服务、救助帮扶、化解矛盾、预防违法犯罪等工作。

2018年12月11日上午9点,良渚街道网格员发现数十名市民在街道办事处集结,立即上报平台。至9点半,集结人群已增加至三四百人,接到指令的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也已同时到达现场与市民对话。经了解,因房地产公司破产拖欠工程款,商品房无法按时验收,购房户久等未果而集体上访。“城市大脑”经大数据搜索后,发现这家企业在某银行还存有施工保证金,政府很快制定了解决方案。至下午2时许,得到承诺的人们满意而去。一场群体性事件从发生到平和处置,前后只花了5个小时。

变“事后救火”为“超前防火”

余杭“城市大脑”通过对历史数据和实时信息的智能云计算,创新风险防范新机制,在不同领域建立了不同的社会风险预测模型,变“事后救火”为“超前防火”,把大量社会治理隐患化解在萌芽状态。

比如在实践中新开发的欠薪预警平台,具有欠薪预警、事件处置、信用管理等三项功能,该平台的投入使2019年上半年余杭区欠薪案件案发率同比下降了31.7%。

此外,余杭“城市大脑”通过对重点人群、车辆、区域、时间等关键数据建模分析,对工程车等重点车辆进行重点盯防,整治道路事故隐患,使今年上半年全区交通事故数同比下降27%。

“‘城市大脑’能精准感知社会治理热点、难点问题和社会需求,从而为管理者制定预案,未雨绸缪,预防、化解、减少社会矛盾。”上述负责人举例说,今年上半年开工新建的50所小学,就是通过数据研判,发现现有幼儿园、小学数远远满足不了即将到来的入托、入学高潮,区政府组织镇街改造村办公楼等房屋为幼儿园,以解燃眉之急,同时大规模投资办学。

余杭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统筹整合信访、法院、司法行政、人力社保、住建、市场监管、规划和自然资源管理等职能部门人员,还有“两代表一委员”、律师等社会组织人员接待群众,回应群众需求和矛盾纠纷调处,限期办理,及时反馈并测评。而在智能化公共服务平台,市民一次都不用跑,即可通过网络办成想办之事。平台投入一年多来,已有20万人次群众在此获得满意结果。

“这种变静态治理为动态治理,变零散治理为整体治理的机制,就是凭借大数据计算运用,使‘城市大脑’随时掌握社会相关变动、变动趋势,从而及时处置,进而降低社会治理成本,提高社会治理效率和效果。”上述负责人表示。

另据悉,目前,余杭未来科技城接轨余杭“城市大脑”,开发了企业数据大脑,实现了业务数据、企业画像、智能分析、服务治理一体运行。这一服务更加人性主动、政策供给更加精准的新型社会治理模式,吸引了包括海归系、浙商系、浙大系、阿里系等“新四军”在内的民营企业13000余家,已成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土和乐园。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教授景跃进认为,余杭是基层治理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创新地,广泛应用互联网科技的余杭模式,正深刻改变着我们的治理过程和治理结构。在浙江的基层治理中,“最多跑一次”改革背后支撑的就是互联网和大数据。这一做法正在深刻改变原来意义上政府机构的功能结构,这一信息处理过程破解了信息不对称难题,一旦掌握信息,就能够实现更高强度的垂直管理。

景跃进同时也表示,要加强社会治理共同体意识,预判技术双刃剑问题,思考在无有效规范的公权力之下全民隐私保护的平衡问题。